会员登陆
房源出售查询
  • 物业类型:
  • 所在区域:
  • 房屋类型:
  • 房屋面积: 平方
  •     价格: /万
  • 取消
房源出租查询
  • 物业类型:
  • 所在区域:
  • 房产类型:
  • 房屋面积:
  •     价格: /
  • 取消
电子地图
射阳电子地图
政策法规 政策法规

东西南北看射阳

  • 发布日期:2012-07-09 14:05:28
  • 点击次数:

搞经济的看数据,玩政治的看唱戏。今年是射阳建县七十周年,吾乃小民,不懂经济,不问政治,旁观管窥,不见森林,一家之言,杞人忧天。

416晚,县领导召集相关部门开会,讨论建县七十周年和十一届经贸洽谈会活动方案,宣传部门设想搞一场宏大气派的晚会,请明星大腕来造势。8号车主泼了一瓢凉水,要求各个部门压缩开支,活动预算不能突破一百万元。

在江苏版图上,射阳是个大块头,2700平方公里,100公里的海岸线,十几年前就“百万人民干百亿”了,七十华诞盛典,捧出一百万元的微型蛋糕,未免显得寒碜。8号车主是管钱袋子的,他最清楚家底了,差不多要“百万人民欠百亿”了。

官方的经济数据一直虚高,但工业用电量能够反映出地方的造血功能,622日盐阜大众报公布,射阳今年前五个月工业用电36693万度,继续在全市垫底,约为东台、大丰和响水的三分之一。

七十岁的射阳,骆驼的骨架,老鼠的心脏。

 

财政省管县后,盐东和黄尖镇,以及撤乡并镇前的新洋港镇和中路港乡,还有射阳林场,割让给了亭湖区,特庸镇成了射阳的南大门。沿226省道北上,刚进入射阳,公路凌空的标语是“射阳连续七年评为最具投资潜力中小城市前十名”。县里每年要花六万元评审费,竭力推介射阳是投资兴业的好地方。不过这张明片含混其辞,七年了,潜力还没有变成实力。

特庸镇是蚕茧之乡。瓷器与丝绸是中华文明的历史名片,丝绸产业犹如她的产品,高贵而羸弱,如果没有政策的保护和引导,这个千年民族产业就会萎缩甚至消亡。去年商务部广泛征求意见,对蚕茧流通继续实行许可制度。不久前,我率商务执法大队在特庸镇维护春茧收购秩序,全镇有证经营户23家,更有上百户无证收购网点,无序竞争,蚕茧品质下降,毛脚茧占相当比重,只能缫出4A级以下的低级生丝,附加值严重缩水。

射阳蚕桑面积6.5万亩,单季发种7万张,规模与产量与东台相当,但茧丝绸产业的税收只有东台的十分之一,主要是没有龙头企业的带动。射阳目前仅有四家小型丝绸企业,主营缫丝初级加工。年消耗鲜茧600吨,占全县产量的四分之一,大部分蚕茧要外销。县内丝绸企业缺乏凝聚力,在项目申报上相互捣空,为省内丝绸行业的老总们嗤鼻。

特庸镇领导已经认识到当地茧丝绸业现状,多次到东台海安考察调研。党委书记闻以军告诉我,他们已经把丝绸产业作为招商的重点,正在与四川和浙江的客商接触,拟建大型企业,产业链条前伸后延,推进富民强镇。

 

从西路进射阳,沿233省道东进,长荡镇是射阳的西大门,路边的一块巨石为标志物。公路的凌空标语很朴实,射阳人民欢迎你。公路左边的风景很不错,黄沙港堆上的水杉层层叠翠。很多年前,一位国家领导对这带景色大加赞赏,以为进入莽莽森林。

如此绿色长廊,当年却没有列入射阳十景,可以看出旅游开发的浮躁。冈合线的绿色景观,是“绿色射阳”的自然名片,经过的客人都夸射阳的环境好。射阳旅游开发要打生态牌,必须在“绿”字上做文章,射阳十景中的“千秋鼋影”是无中生有,“三阳护鼎”千年等一回,要从旅游名片中剔除。

去年射阳旅游局已经单列为正科级,已经委托知名高校绘就了旅游开发整体规划。我听旅游局同志介绍,规划很宏大。在下以为,以县里现在的经济实力,还不具整体开发的条件,应当集中精力,以大尖岛为中心,开发双湖生态景区。上个月在常州开招商推介会,有香港老板拟投资自行车训练基地。大尖岛东西四公里,南北七公里,是理想的选址。可以建设自行车环岛赛道,游说上级体育局,挂个训练基地牌子,然后策划几场所谓国际比赛,射阳的绿色名片会飞得更远。

冈合公路右边的景色就没那么美妙了。稀稀拉拉的民房,灰暗陈旧,还有一些低矮的小房子,斑驳的墙面上依稀可辩“兔楼”字样。好多年前,长荡镇发展长毛兔业,家家户户养兔子,还在胜利桥建起长毛兔专业交易市场,县多管局成立了长毛兔养殖协会,非常红火。自从乡里的书记调离之后,长毛兔养殖也就冷淡下来,规模小了,效益就低了,现在全镇没有人家再养兔子。

我在组织部工作时,帮助县老年科协成立了“夕阳红高级专家团”,畜牧专家陶进功是专家团成员,他是长毛兔养殖协会的会长,他认为长毛兔养殖是群众致富的好项目。他已经年过八旬,不顾年高体弱,每天骑着自行车,推广长毛兔事业。在陶老身上我们看到了老一代科技工作者的执着,也折射出在职干部的慵懒。退休的想干事,在职的不做事,是射阳官场之怪状。

从长毛兔,想到了大蒜、菊花和山水梨,南药北蒜东渔西水的现代农业格局,好多年前就形成了,但产业链始终没有拉长,一直停留在种养和初加工层面,效益低下。若干年前,就说要办一个大蒜深加工企业,时至今日,此项目还停留在纸面上。前两年,有人炒大蒜赚了钱,可是种大蒜的拿的只是辛苦费。有的年景,大蒜滞销,成车的蒜苔拖往拉圾场,蒜头几分钱一斤也无人问津,蒜农本钱都收不回。

 

沿226省道北进射阳,未见其身,先闻其臭,盐城纺织染整工业园是射阳的北大门。这角落本是穷乡僻壤,鸡犬相闻。本世纪初,那里的宁静被打破,射阳化工园区平地而起,毒烟飘起,废水流起,百姓苦受其扰,引发过大规模上访。2007728日,一声巨响,氟化工厂爆炸,炸死23人,媒体聚焦,世人关注,化工园区偃旗息鼓,一片荒芜。化工园区后来更名为生态染整工业园,换汤不换药,污水处理等基础设施跟不上,难以为继,只有靠偷排勉强度日,结果被央视爆了光,上级环保部门紧盯不放。

前几年县里决定化工企业退城进区,老厂拆了,新厂建了,上面的禁令来了,园区内化工企业必须停产搬迁,错误的决策造成巨大的损失。先上车,后买票,是地方领导的惯性思维。过去的射阳化工园区是无证经营,后来的生态染整园是市政府批复的,招引了沙印等好几家印染企业,厂房竖起来了,设备也进场了,环保却不放行,基本都成了半拉子项目,投产的很少。

改名好养活,化工园最近又改名纺织染整工业园了。环保在收紧,园区的未来命并非我们掌控。上届政府分管项目的副县长说过,他不赞成在染整园区大规模招引项目,环保等很多前置性障碍无法突破,说不定这个园区五年后就会寿终正寝,但愿不要一语成谶。

 

沿海高速通车后,外地人进射阳一般都从陈洋入口,沿宽敞的高速接线径直往东。路很宽阔,建议你慢点开车,交警陈洋中队的车子躲在路边测速,一不小心,你就得留下买路钱。不要责怪射阳公安的龌龊,公安局砌那么高的大楼,他们缺钱,要在路上摸一点,床上摸一点,还有桌上摸一点。

从高速进射阳,公路凌空的标语是江苏省射阳经济开发区欢迎你。准确地说,这里是经济开发区的西区,省政府批准的开发区在县城东边。当初决策建开发区西区时,县领导的声音并不一致,射阳籍的领导持反对意见,最后一把手强行拍板。一把手的意图很明显,是想建一个政绩园,上面的领导一进射阳就看到。开发区的扩展,应该在原区的基础上向东发展,便于集约化的供电供气和排污。开发区的东西两区,把县城夹在中间,不伦不类。建化工园区也是这位领导拍的板,这两个园区是射阳的两块“补丁”,留之难看,揭之更难看。

开发区西区,最显眼的是闵豪科技工业园,这是开发区开埠以来引进的最大项目,占地一千五百亩,除了大片的空厂房,还有大片的茅草地。西区里还有一个大项目奥泰重工,三年前为了迎接市里的项目观摩,二期工程匆匆竖起一面南墙,瞒过了领导的视线。除了空厂房,一面墙,射阳的大项目不少还停留在一张纸、一块牌、一根桩的层面上。县里每年要搞好几次经贸洽谈会,签约项目上百亿,大多是宴会散了,项目也溜了。有的项目甚至是莫须有。市里要求每个县领导挂钩一个项目,从立项、开工、建设、投产各个环节全程跟踪。前年县里实在排不出多少象样的项目,就给某领导编造了一个假项目报给市里,居然通过多次检查,蒙混过去。

除了骗市里,还骗省里和中央。船舶机械厂以降摇旗专利,申报国家重大科技成果转化项目,通过做假账,租设备,瞒天过海,骗取国家补贴一千二百万,结果竹篮打水,还有干部险些被拉下马。现在射阳已经被国家和省科技部门拉黑,再也申请不到那些专项资金。

 

过了开发区西区,就是射阳县城,你会发现有不少豪车招遥过市。豪车的主人很多是问题青年出身。流氓发财,说明射阳歪风邪气由来已久。这几年国家银根收紧,民间放贷盛行,一般人是不敢做放贷生意的,利息虽高,但风险很大。这正好给邪恶势力钻了空子,低息吸储,高息放贷,暴力收债,射阳由此引发了多起血案,好几个人被杀。

沿路你还见到很多小洋房,基本都是没有手续的小产权房。违章建筑泛滥,与邪恶势力不无瓜葛。8号车主是强硬派领导,他来射阳工作的第一把火就是拆违章建筑,声势浩大,有效地震慑了歪风邪气。不足的是县城几处群众关注的违章建筑没有拆除,它们是邪恶势力嚣张气焰的集中表现。现在拆违建已经进入清算阶段,对这几处违建采取了先没收后赎买的办法,经济上划得来的,政治上却亏了本。拆违建的本意是整束社会风气,如果拆了这几处违建,歪风邪气一定会收敛很多。香港政府敢在太岁头上动土,新特首梁正英的违建都被拆了,难道我们没有烧符吓鬼的勇气吗。

 

射阳地处苏北中部,黄海之滨,是交通末梢,射阳港建成后,射阳就变成了改革开放的前沿,射阳是最早对外开放县,沾了沿海的光。若干年来,沿海优势始终没有得到发挥。江苏沿海开发上升为国家战略后,射阳叫响向东向海向未来口号,第一个大动作就是建设射阳港。如果你从东部海上进射阳,你会看到射阳港的双导提像两条巨龙向大海深处延伸。先前我写过一篇《向东向海向未来》的文章,重复的内容不再这里累赘了。射阳发展的方向就是要向东向海,迟万民跑路,星宝集团垮塌,对射阳的发展带来不小的负面影响,但未能止阻向东向海的步伐,射阳港工程建设如火如荼。目前射阳港建设靠政府融资,我粗通算术,射阳港建设的巨额投入,射阳县级财政承担不起。估计县里领导心知肚明,只是开弓没有回头箭,硬着头皮往前挪。也许这就是政治。政治的价值不能用经济来衡量。

射阳港经济区是多个部门整合的综合经济区,实施港口、港区和港城连动战略,已经有好几家大型企业落户,吉阳光伏是其中一家。由于遭遇美欧的贸易壁垒,国内光伏产业重挫,硅晶片单价由原来的二十多元跌落到五元。吉阳光伏原来的设想是两年销售过百亿,计划全部落空,不得已,去年空转个五千万销售,才被纳入定报企业。

射阳港那里有成片的太阳能发电,光电风电是国家鼓励性项目,政策性补助为企业所得,地方得到税收甚微。射阳港正在申报省级经济开发区,造血功能亟待改善,项目战略要作重大调整,最好引几个重大外资项目。昨天县里开会部署半年考核,射阳港经济区外资没有双过半。外资源于外企,没有外企,外资无从谈起。

目前的外资,是作为一项政治任务来完成的,全县八成以上的外资是通过搭平台买进的,去年全县买外资的付出的代价不会低于两千万。外资的不足,反映出全县招商引资的虚空。有人以玩项目空手道,窃居着重要部门的核心岗位。用人不当,引发干部队伍一盘散沙,盛行谋人不谋事。有几十个干部在编不在岗,一直吃空

 

东南西北看射阳,财政大而弱,产业大而弱,项目大而弱,干部队伍大而弱。看在眼中,急在心里。建议要做四件事。

一要突破“补丁”思维。近十几年的发展,其实就是打补丁,前任掘的漏洞,后面一任接一任地在补。射阳化工园区如此,开发区西区也是如此。

二要弃大求实。现在招引项目,开口就是上亿甚至十亿百亿,到头来一场空,几个所谓的大项目,如今都是烂滩子。我们应当从建湖的发展中得到启发,建湖支柱产业是节能灯和石油机械,千家万户的小作坊,成就了大产业。

三要量力而出。前几天媒体上已经吹风,国家要立法规范地方财政运行,原则是收支平衡,量力而出。今后再举债建设,可能要遇红灯。射阳港建设费用巨大,回收成本周期很长,我们的讨饭财政无力承担。射阳港建设要想得到持续,必须上升为国家或省级项目。

四要慎重用人。用一个好人,不一定带来利好,用一批孬人,肯定会形成败局。事在人为,用人是振兴射阳的关键。

(写于2012年七一节)